欢迎访问:在线播放男人资源 站-亚洲男人资源在线播放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媚影行动

媚影行动

齐格勒静静的躺在那里,没有任何复苏的迹象。就在众人已经绝望之际,猎空猛地扑在齐格勒身上,伤心地哭了起来。她的手抚摸过齐格勒焦黑的皮肤,然后不小心搓下了一大层黑皮。黑皮之下竟然长起了一层粉嫩的肌肤!

  猎空喜出望外,她更加用力的搓,把齐格勒全身的黑皮都搓掉后,露出了新生的齐格勒。她安详的睡在那里,呼吸均匀。把猎空高兴得哭了。

  行动小队终于凑齐了四个人,齐格勒也苏醒了,托比昂帮她修好了女武神。

  众人准备商讨下一步的行动计划。「伙计们,我还要去救一个人,他现在被关押在黑爪的基地里,单凭我们的力量恐怕无法闯入,指挥部也没法给我们增援,你们有后援吗?」齐格勒问道。

  猎空举手道:「我在时空乱流里隐约看到了伦敦城里有一个反智械组织,他们与归零者一样,只不过一个是极端反对人类,一个是极端反对智械。不如说,正是有了他们对智械的压迫,才导致了归零者的出现。也许我们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。」

  莱因哈特首先表示了不同意,「这样做太冒险了。对方也是危险人物,而且我们是要去攻打黑爪,又不是归零者,他们怎么会帮我们?」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黑爪在归零者内部也有渗透,如果我们告诉他们打击黑爪就是打击归零者,或许能得到他们的帮助。」「不行!这简直是鳄鱼嘴里抢食,表面上合作,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们就会反咬我们一口。」

  「情况紧急,目前也只有这个办法值得一试了。」齐格勒劝说道。

  「好吧,我说不过你们。那就出发!」

  行动小队决定前往求助反智械组织,这无疑是一次疯狂的举动,猎人与狼共舞,究竟谁能得利?

  黑爪的飞机上,黑百合与sombra在监视着行动小队的动向。

  「什么?他们居然想去招惹反智械组织?真是愚蠢,那些人是极端的混乱主义者,他们的眼里可没有谁好谁坏,只有自己的利益。在我看来,仅次于澳洲的那帮疯子。」

  (注:官方时间线上此时宋哈娜只有12岁,距离她成为D.va还有7 年)「sombra,去告诉莫伊拉派人提前控制那里。让那里变成我们的人,反智械组织下手没轻没重,我可不希望他们伤害到了我的小安吉拉……她可是上头重点叮嘱的对象。」

  「对了,截获到守望先锋总部的情报。安娜即将前往埃及,她年轻时也是一名百发百中的狙击手,我可要好好会会这位传奇。莫伊拉,这里的情况就交给你处理。我得先动身了。」

  黑百合的专机飞离了伦敦上空,此时的国王大道暗流涌动:守望先锋,黑爪,归零者,反智械组织。各方势力都在蠢蠢欲动,究竟谁是最后的赢家,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。

  在一处废弃的车间里,一个带有机械义肢的刀疤脸男子正抽着烟,观赏着面前的一台运载工程车,他前后环视了好久,发出了得意的笑声。这时他身旁的一个小弟凑了上来,给他点烟。

  「诶嘿嘿,老大。这就是兄弟们搞来的新货,再厚的墙壁它都能炸穿,英国政府不是想救孟达塔吗。到时候肯定要求助我们,我们借机敲诈他们一笔,捞点外快岂不美哉?」

  「智械让我没了工作,老婆孩子也跑了。它们可以24小时不休息的工作,我们这些劳力工人有家庭要吃饭,根本竞争不过它们!所以,我恨极了智械。就算政府不出面,我也要给归零者一点颜色瞧瞧。毕竟它们不仅关押了孟达塔,还关押了我们几十号兄弟呢!」

  「这次事件之后,也让政府看到智械的危害。我们正好趁此机会抗争,夺回本属于我们的东西!」刀疤男说到激昂处,把烟头一甩,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。

  「报告老大,有人向我们走来了,看样子好像是守望先锋的人!」「守望先锋?他们也插手这件事了?我们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物,他们怎么会想到找上我们?走,前去看看!」刀疤男警惕了起来,叫上几个弟兄准备接应。

  「慢着!守望先锋对你们没兴趣,我们黑爪可是很有兴趣的。」空旷的车间传来一个妖魅的女人声音。紧接着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黑紫色的能量球,钻入人群里一吸,在场的守卫统统被吸倒。

  莫伊拉带领着黑爪士兵一下就控制了车间。她把刀疤男捆起来,冷冷的说道:「行动小队是我们黑爪的贵客,可不能让你们捣乱,这个地方黑爪暂时接管了,你就老老实实待着!」莫伊拉让守卫把刀疤男带了下去,自己在车间里静候行动小队的到来。

  行动小队来到车间,他们没想到坐在正中央的居然是莫伊拉。

  「莫伊拉?怎么又是你,黑爪到底想干嘛!」齐格勒看到黑爪,又惊又怒。

  「噢,我可怜的小安吉拉。你知不知道你来的是什么地方?你知道这里的人会怎么对待你吗?我可不希望你受到一点伤害。你们想要使用工程车吧,正好,我们做个交易:安吉拉留下来,工程车你们拿走。」「做梦!我不会让你们伤害齐格勒博士的!」猎空反驳道。

  「安吉拉,劝劝你的小队员。年轻人,什么也不懂。你过来,我和你说几句悄悄话。」莫伊拉招呼齐格勒上前,猎空想要制止她,可是齐格勒眼神坚定,她告诉猎空不用担心。径直走了上去。

  莫伊拉在齐格勒耳边小声说道:「归零者内部有我们黑爪的势力,不然你们以为会那么轻松走到现在?我们可是在暗中帮助你们呐。实话告诉你,我们想借守望先锋的手铲除归零者,所以这次我们不是敌人。于公如此,于私,你难道不想知道切斯特怎么样了吗?」

  莫伊拉拿出了一个平板,画面上是正在被拷打的切斯特。「他可真是坚强,无论我们怎么拷问他就是不肯透露你的秘密。」齐格勒看得怒火直上心头,她低吼道:「他只不过是个孩子,什么都不知道。快点放了他!」「放了他?那就得看你们的诚意了。你留下,你的队员拿到工程车去完成任务。不是对大家都好吗?」莫伊拉依然是那副邪魅的笑,让人看不透这个女人内心有多深的算计。

  看着齐格勒为难的神情,猎空心里很过意不去,她正欲开口。齐格勒抢先一步先说话:「我答应你。不过,得先让我看到切斯特本人!」齐格勒斩钉截铁地说。

  「没关系。早就想到你会这么说,我们把人都给你带来了。来人,把切斯特带上来!」

  车间背后,走出来的却不是黑爪守卫,而是刀疤男挟持着切斯特走了出来。

  现场的气氛一下就紧张了起来,黑爪士兵立刻抬起枪对准刀疤男。行动小队也发现不对劲,掏出了武器准备战斗。

  原来在刚才,刀疤男被关在和切斯特同一个房间内。他偷听到外面的对话,趁机打晕了黑爪的守卫,然后挟持了切斯特。他手里举着枪,死死扣在切斯特脑门上,大吼道:「都TM给我别动!谁动我就一枪崩了他!」刀疤男神色紧张,四处张望着。他拉着切斯特慢慢移动着位置。「今天真是热闹啊,守望先锋和黑爪都来光临我这间小破屋了,你们是江海里的大鲨鱼,我这条臭水沟的泥鳅可不敢惹你们。可是你们竟然打闹到我的地盘上了,我带着兄弟们不过是混口饭吃,都给彼此留一点空间。你们放我走,保证我的安全,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!」

  三方架势剑拔弩张,眼看刀疤男快走到门口了,气氛紧张到了极点。

  突然一阵爆破的巨响,四周的火药罐都被引爆了。「我活不了,你们也都给我去陪葬!」原来刚才在刀疤男被捕时,他就眼神暗示手下就准备引爆车间的炸药了。车间一旦被引爆,不马上逃出去,所有人都要被埋葬在这里。

  可是引爆的时间好像不太对,他还没走到门口,炸药就被提前引爆了。果然黑爪的枪很快打在他身上,当场把他打成了筛子。他临死前,举起手中的枪,对准了切斯特。「砰!」无情的枪声响起,切斯特的脑门当场被打了个对穿,凉透了。

  「不——!!」齐格勒痛苦地跪在地上。三方势力激烈混战着,爆破声此起彼伏,车间马上要倒塌了。黑爪和反智械组织且战且退,都撤离了这里。

  莱因哈特拽着齐格勒要离开这里,可她死活不走。「再等一等,让我再想想办法!」「人死不能复生,快走吧,任务要紧!」「人死……有了!我有办法了!

  莱因哈特你们先走,在门口等我!」齐格勒停止了哭泣,她脑海中闪过一段信息。

  她在基地和指挥官安娜在一次研究中讨论过,纳米技术可以让失去活性的细胞再次活跃,宏观上说就是让死去不久的人起死回生。可是这种技术条件尚不成熟,况且需要巨大的能量来激活细胞,就算在实验室,也只复活过一只刚死不久的小狗,对人体的应用还完全不成熟。

  可是现在,她自身不就是一个巨大的能量源吗?

  「女武神,充能!」

  齐格勒展开了天使之翼,光翼随着能量的注入越来越亮。她在拯救猎空的时候感悟到了,如何和灵魂对话,如何感召灵魂回归。她看到了,一个背生双翼的天使,洒下一束光芒,救起一个冥河之中的女孩。

  那是,她自己。

  那是,英雄不朽!「HEROES NEVER DIE!」

  光翼的能量充能到了极致,齐格勒右手一抬,一道光束在切斯特的尸体上升起,光粒照耀在他身上,一道金光将他笼罩。他,复活了!齐格勒抱起切斯特,守护天使启动,在车间的天花板崩塌的最后一刻,飞了出去。

  「BOSS,我们就这么放过他们吗?」一名黑爪士兵忧心忡忡的看着离去的行动小队。

  「够了,这次的收获不小了。你看到那束光芒了吗?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科技,一旦掌握了这种科技,它的价值不知道比整个媚影守望计划高多少!」莫伊拉兴奋的说道,她双眼中充满了渴望和狂热,那是只有在她面临科学难题时才会出现的表情。冷静下来,她右手发出紫色的射线一吸,这个士兵被吸干倒地。「一不小心多嘴了,怎么能让你知道这些?乖乖去世吧!」「报告!抓到一个反智械组织的成员,他主动向我们投降,说要加入黑爪。」「噢?今天可真是有趣,收获不断嘛。」莫伊拉招招手,叫手下把那人带了上来。

  那人被士兵押了上来,他甩开士兵的手,做起自我介绍:「我是反智械组织的二把手,吴耀。大哥那人行事鲁莽,一口一个兄弟情义,办事从不过脑子。我是识时务者,跟了黑爪总比整天待在伦敦城的下水道里强。」「炸药是我提前引爆的,就让大哥去给组织的兄弟们陪葬去吧。从今天起,我会抛除一切过往,只为黑爪效力!天使身边的那个小姑娘,看样子也是个英国人。请组织放心,三天之内,我必定查清她的所有资料。」吴耀恭敬地一鞠躬,献上了他的诚意。

  「哼,你最好像你说的这样做,不然你的下场会很恐怖。来人,先把他带去改造!」生性多疑的莫伊拉可不会单凭几句话就相信眼前此人,为了考验他的忠诚,让他也接受媚影守望计划的改造。对了,这个计划不单单是针对女性的。也有对男性的强化改造,只是还不成熟,失败的个体全都身体浮肿,浑身溃烂,死相极惨。

  行动小队把切斯特带回了教堂,目前他还处在昏迷状态。看到复活的切斯特,小队的三人都惊讶极了。「我们明明看到他死了,齐格勒,你用什么手段把他救回来的?」

  齐格勒回忆着刚才的场景,那时她极度悲愤,全身的精力都集中了起来,她印象中她看到了死去的灵魂,于是伸出手去拉,而她身体里的庞大能量化作光束,连接了生与死的桥梁,无数的光粒灌注到灵魂里,让逝者重获了新生。她掌握复活的科技了!

  「总之情况就是这样,你们都去休息吧,切斯特还需要一点营养,让我和他单独待会儿。」莱因哈特和托比昂明白齐格勒的意思,拉着一脸懵逼的猎空出去了。

  其他人走后,安吉拉脱下了自己的衣服。她捧起自己的奶子,送到了切斯特嘴边。她轻轻挤压着乳房,奶水被送到了他嘴里。齐格勒轻抚着他的脸庞,慈祥的看着他。

  「我这是……在天堂吗?」切斯特迷迷糊糊的醒了,他感觉到嘴边有一团温温热热的东西,本能地吸吮了起来。同时一只手摸了上去,抚揉起这团软软的事物。

  「嗯啊……真是不老实,一醒来就挑逗人家。」「齐格勒博士?你也到天堂了吗?」切斯特脑子还没有清醒,他呆愣愣的看着安吉拉。

  安吉拉想逗弄一下他,用轻柔的语气说道:「嘘!躺下不要说话,好好休息,我是你迎接你的天使。」说着她吻上了切斯特的唇。

  「真好哇,没想到天堂真的存在。」他伸出舌头回应着美人的吻,二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打着转,黏滑的唾液在彼此的口中交换。激烈的亲吻让安吉拉面红耳赤的,她端详起眼前的男人,二十出头的脸上还有未脱的稚气。像极了她在大学里的初恋。

  她扯开了切斯特的衣襟,抚摸了他结实的胸膛。「以前都是你看我的身体,我还没看过你的身子呢,让姐姐看看你发育得好不好啊。」安吉拉的脸烫呼呼的,好像一和切斯特在一起就会心跳加速,脑子都烧得有些糊涂了。

  小手指慢慢划过切斯特的胸膛,游走过肚脐,来到裤裆下。安吉拉拽下了他的裤子,内裤下鼓起大大的一个包。她把脸凑上去,笑嘻嘻的说道:「哎呀,这里肿起来了呢。让医生姐姐看看。」她用力拽了一下内裤,可是被一根长长的东西卡住了拉不下来。

  「嘿咻—嘿咻——呀!」拽下了切斯特的内裤,长长的阴茎晃悠悠地弹了出来。盘错的血管交叉在肉棒表面,一直连接到上面的龟头。像是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,不断给顶端输送能量。「哇哦,这就是那天插进我下面的东西吗?」齐格勒痴迷的盯着肉棒瞧,「好有活力,好坚挺哇~~」安吉拉的声音奶呆奶呆的,此刻的她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,脸上写满了喜悦和红晕。「都涨得这么硬了,是想干嘛呢?」她身上仅穿着一条内裤,骑到切斯特身上,用阴部磨蹭着他的棒棒。她用手握住滚烫的肉棒,将龟头对准她的阴阜摩擦,龟头被挤出了前列腺液,涂抹在她的内裤上。

  切斯特舒服得不能自已,他伸手乱抓着,想找到一个依靠。齐格勒俯下身子,用圆圆的乳房压住了他的手。「姐姐的乳房大不大?摸起来舒服吗?」齐格勒用娇媚的声音问道,双手捏紧了手中的肉棒。切斯特受到刺激,揉捏乳房的手也用力掐了一下。「呀!讨厌呢,这么用力,奶水都掐出来了……为了惩罚你,要全部喝掉哦~~」

  安吉拉用傲人的胸部一压,大半个乳房直接盖住了切斯特的脸,她把乳头埋进切斯特的嘴里,畅爽得开始榨起汁来。虽然说她这个年龄的女性,很多都当了妈妈,有过喂小孩的经历。可安吉拉还没经历过怀孕,就开始有了吸不完的奶水。

  让她直接享受起当妈妈的快乐,这些天来,对待每一位伤员,她都像喂养自己的小孩一样哺育他们,让他们感受到自己的博爱。

  眼前的切斯特,无疑是她最宝贝的孩子。她投入了一百二十分的热心宠爱着他,比如,现在她就要把自己的「初次」送给他。说起来,「改造」让她每天的第一次性爱都有了仪式感,紧窄的小道被坚硬的巨物撑开时,那种女人才懂的满足感震撼着她的心灵。

  她一下下摩擦着龟头,自己的淫水把龟头抹得湿湿的,把内裤都顶得滑到一边了,怒涨的龟头正正顶在饱满的阴唇上,安吉拉粗重的呼吸着,她现在正全身心的在享受着性爱。不是救人治病或被强迫什么的。此刻她只是为了情与爱,心甘情愿让眼前的男人插入自己湿滑得不行的阴道。

  「来了哟!」安吉拉的屁股一沉,龟头顶开了阴唇,没入到小穴内。肉棒进入到了幽深的阴道里,立刻被紧紧包夹住,跟随安吉拉的呼吸,有节奏的吞吐着肉棒。安吉拉晃动起屁股,让「处女」小穴努力适应起粗大的肉棒。

  安吉拉努力适应着肉棒,新生后的她第一次性交,撕裂的痛感让她真感觉自己是个没有经验的处,可是深入灵魂的快感却做不得假。她努力让阴道里分泌更多淫水,尽量缓和交合处的摩擦。龟头完全进入了小穴内,身体里的异物感提醒着她。直到半截肉棒都没入了小穴,龟头刮开层层肉壁,顶到了一层细细的膜。

  她知道,跨过这道膜就会迎来快感的巅峰。

  她热吻上切斯特,声音有些颤抖:「再往前进,就顶破我的处女膜了,开心吗?」

  切斯特觉得天堂真是个梦幻之地,他明明记得天使在黑爪那里都被轮了,怎么可能还是处嘛。天堂竟然满足了他的幻想,让他肏到天使的处女。他看着眼前模糊的美人形象,虚幻又真实,长得真是太像天使了。好像比他之前看到的还要美一些,肌肤更嫩滑了,乳房更柔软了,就连小穴,都比他那天插入的感觉更紧致了。

  「你不要动,让我自己来。」安吉拉深呼吸几口气,提了提臀,她两只手撑在切斯特胸膛上,像下定了决心似的,眼睛一闭,腰一沉,屁股完全坐到了切斯特大腿上。

  「嗯—啊啊——!!!」膜撕裂的一瞬间,安吉拉内心的一处开关也像是被打开了。她流下了两行热泪,不知道是痛的还是高兴的。没有了那层膜,也就没有了小女生的矜持,释放出的只剩灵魂里的浪媚了。

  「啪嗒啪嗒」的撞击声响起,安吉拉不顾刚刚破处的剧痛,激烈地摇晃起自己的臀部。再没有比坚守许久的事物被一瞬间冲碎更强烈的刺激了,窄若细丝的肉缝一下被撑到四个手指那么粗,张张合合,无法停下。

  「哼…哼…嗯…嗯…唔…啊…啊…哈」一串无意义的鼻音从安吉拉口中发出。

  「好大……好粗……全都进来了……呜呜呜……好疼……可是好舒服……」她边哭边呻吟着,痛并快乐的交错感让她一下升入天堂又堕入地狱。「嗯…哈…呼… 呼…呜」她不停地摇晃屁股,如果有一块后视镜,就能看到她像个饥渴的荡妇一样,疯狂套弄身下的肉棒,粗大的肉棒把小穴塞得满满当当,洞口被扩张到极致,淫汁一边抽插一边溅出,把二人的交合处弄得浑浊不堪。

  「吼噢……噢呜……哼哼……吼噢……噢呜……哼哼……」安吉拉的叫声淫媚入骨,快感直入人心。她就像一个无情的榨精机器,拼命套弄着肉棒,啪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。「来吧,给我,都给我,全都给我吧!」她夹紧了小穴,要把肉棒里的精华给全部吸出来。她用超骚浪的淫叫勾引着,媚人的酥声响彻房间。

  「来了!来了!全部都进来了!」精液冲刷着她的肉壁,同时也冲刷着她的心灵。她满足的趴倒在切斯特身上,嘴里哼着幸福的呻吟,甜甜的闭上了眼。肉棒塞在阴道的最深处,蓬勃的喷射种子,流淌满了肉壁的每一处角落,浓浓的从阴道口滑落出来,白浊的精液沾染得到处都是,淫靡至极。

  破了处的齐格勒像是打开了身体的一道开关,尽管复活切斯特消耗了她大量的能量,但是享受过男欢女爱之后她的身体又充满了活力,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,她还想继续要!她看了眼身下的切斯特,这个男人舒服地睡过去了。确实,对于刚刚复活的他,静静修养是最好的。虽然她的身体欲火难耐,但是这时候还是别去打扰他了。那么能去找谁呢?

  教堂里一片祥和欢乐,猎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灾难后的情景。

  自从她回归后,有太多的疑问了:天使是怎么从黑爪手中逃出来的,这么多难民又是靠什么治好的。面对一切的问题,大锤只是对小姑娘笑而不语,让她等到齐格勒出来自己解释吧。

  猎空就坐在大厅里等待着,大锤给她端来了一杯白色的饮料,她喝了一口,怪好喝的,香香甜甜,还带有一点奶香味。说话间,齐格勒也走了出来。「安吉拉!这边,小姑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。你们好好聊聊天。」大锤识趣的拉着托比昂离开了,接下来是女生的独处时间。

  齐格勒一坐下,猎空就迫不及待开始问了。齐格勒简单说明了一下经过,她拉开胸前的衣襟,一道深深的乳沟出现在她眼前。猎空记得天使以前的胸部可没有那么饱满,现在的大小怎么也得有E 罩杯了,再对比自己胸前的两小点……「伸手进来摸摸吧,拉开看也没有关系哦。」齐格勒摆出一副温柔的笑脸,但猎空很犹疑,大庭广众之下,怎么可以……「不用担心,这里每个人都看过我的胸部了。」齐格勒继续笑着说,见猎空还是放不开的样子。她干脆拉起她的手带到了房间里,「别忘了带上你的饮料。」

  齐格勒把猎空带到了一处没人的房间,在这里她解开了自己的上衣。「不用害羞,莉娜。这里就我们两个女生。我就坦诚相见了,你手上的这杯饮料,就是我的乳汁哦。」说着齐格勒指了指自己的乳房,在乳头那里比了个爱心状。齐格勒把自己产奶的体质和猎空说了,猎空十分惊讶,一时间无法接受。

  「莉娜,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。第一次任务,是我们大家伙儿没有照顾好你。」此刻多说无益,二人只有亲密的情感交流就能理解对方。齐格勒把猎空揽进自己怀里,让她靠在自己的乳房上,温热的体温靠得猎空有些不好意思,眼前这个大姐姐还是那么慈祥温柔,即使遭遇了黑爪的无情对待,她依然用爱回报这个世界。

  想到这里,小女孩又落下了眼泪。天使轻抚着她的头发,轻声安慰道她:「不哭不哭,莉娜是乖宝贝,让姐姐来好好疼爱你……」二人缠绵在一起,不知不觉滚到了床上。她们除去了彼此身上的衣物,赤裸着身子坦诚相见。

  「博士,我们还在执行任务……你没有忘记吧?」猎空还在犹豫,但天使用吻堵上了她的嘴:「小傻瓜,现在别想这么多……以后在私下叫我安吉拉姐姐。」天使的手在猎空身上不停探索着,对方是个十九岁的青涩少女,恐怕还没体验过男女之间的那种事吧?

  「博……安吉拉姐姐,我其实是les ……我有个女朋友她叫作Emily.不过,我们还没做过这种事……」猎空扭捏地抗拒着天使的摸索,她不断扭动身体,欲拒还迎的样子十分可爱。天使肆意轻薄的手更加大胆了些,伸向了猎空的股间,她摸着两瓣浑圆的大屁股,发出嫉妒的声音:「真是勾死人不偿命的屁股啊,年纪轻轻就这么性感,谁做了你的女朋友还不幸福死~」别看猎空胸无大器,屁股可是一等一的名器。天生就丰满圆润的屁股比齐格勒的发育得还要诱人一些。天使放肆地揉着她的屁股,像在捏两块柔软的面团,不停在她手中变化形状。猎空也不甘心,她也把手伸向了天使的胸部,同样是两团丰满的肉球,被不停玩弄着。

  「啊……啊,莉娜好妹妹,饶了我吧,再揉,我要出奶了……」天使闭着眼呻吟着,猎空才不会放过这个调皮的大姐姐,她用力刺激着天使的乳头,还用舌尖轻轻挑逗,一下子粉嫩的乳头就挤出了一股奶汁。「都怪你~哼。人家又要变成一头只知道产奶的母牛了,噢……呜呜」哗啦啦流淌的乳汁一发不可收拾,猎空立马上去用嘴接住。可另一边怎么办?有了,她向上捧起乳房,让乳头对到了天使自己的嘴边,让她自己吸起自己的奶来。

  就这样,房间里淫荡的一幕出现了。两个女生缠绵在一起,她们捧起一对饱胀的乳房,肆意吸着里面的乳汁,一人一个,边吸边发出媚人的娇喘声。「唔……唔……吸溜」「嗯……嗯……咕噜」吸过之后,二人嘴边都是白白的汁液。她们吻在了一起,疯狂交换着嘴里的液体。

  一阵激吻之后,天使和猎空都发出了满意的呻吟。接下来,是女生之间最爱的磨豆腐环节了。天使躺在猎空身下,双手敞开,作出迎接的姿态。猎空骑到了天使胯间,用自己的下体对上了天使的下体。

  猎空的小穴粉嫩嫩的,阴阜上还有淡淡的毛,小阴唇微微外翻。天使的小穴像婴儿般顺滑,光洁无毛一览无余,鼓鼓的大阴唇紧闭着。二人就这样一点点的摩擦,时不时用阴蒂碰一下对方的阴蒂,然后紧紧贴合在一起快速摩擦。二人都发出欢愉的叫声,彼此彤红的脸看着对方,用舌头舔弄一下鼻子一下耳朵的挑逗着对方。

  二人就快迎来幸福的高潮。这下换天使主动,她把猎空按在身下。「哈…哈…哼…哼…嗯…嗯…呜…呜」天使的声音越来越低沉,她加速着胯间的频率。终于,她潮吹了。天使的出尿量有目共睹,她半蹲着身子,尖叫着喷着尿尿。激烈的水柱射在猎空的肚子上,形成了一汪透明的水。

  一分钟后,她才停下。猎空已经被她尿了一身子,她蜷缩着望着天使,被她的潮吹惊到了。「安吉拉姐姐,你的水怎么这么多,上面是,下面也是……」二人拥抱在一起,继续缠绵下去……

  第十九章 升华

  短暂的休息了一夜后,行动小队准备向归零者发起最后的总攻!

  莱因哈特走在队伍头阵,他还是当初那句话:「检查好各自的装备!让我们开始战斗吧!」

  蓝白相间的作战制服,齐心协力的四位英雄,行动小队,整装待发!

  切斯特醒了过来,他身边留下了一张字条。上面写着:当你看到这张字条时,我们已经出发了。你医疗站的难民,我们都带过来了。教堂需要你,相信你能带领好教堂的民众。等待我们胜利的消息吧!有缘再会~安吉拉。齐格勒留。名字旁边,还画了一颗爱心。

  行动小队威风凛凛,托比昂的熔火核心已准备就绪,莱因哈特的火箭重锤也不甘示弱,猎空的脉冲手枪在滋滋作响,天使的女武神服是英姿飒爽。

  但归零者也发起了真正的反扑,一路上无数的机器人和堡垒向他们袭来。众人齐心协力,战斗得酣畅淋漓。一路上虽然困难不断,但是他们还是抵达了发电厂。在这里,即将展开最终的决战。

  (此处省略一万字战斗场面)

  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,行动小队终于击败了最后一台OR-17.只要跨过最后这道大门,就能解救出关押的人质了。就在这时,倒下的OR-17 突然播放出一段投影:画面上一个名为「ZERO」的帐号上传了几个视频,画面里竟然是天使这两天在教堂赤身裸体给难民「治疗」的场景和她在浴室的自拍!

  齐格勒又惊又怒,是什么人,什么时候偷拍下来的?空气中,突然显现出一个人影,那是sombra!紧接着,一团黑雾也飘来,化作了人形,莫伊拉也到了现场。

  画面向下拉,底下的评论不停增长:「这个人难道是……天使?!」「天使不是守望先锋的人吗,什么时候下海拍A 片了?」「哇啊,我也好想射在天使的小穴上。射在她嘴里,让她喝一天的精液!」「看天使平时的样子,我就知道她内心是个渴望精液的母狗,早就想用她的奶子夹着鸡巴射精了。」

  「啊啊啊,天使的浴室自拍。兄弟萌,我先冲为敬!gkd ,还有没有?」莫伊拉高兴的鼓掌,她得意地看着齐格勒:「没想到啊,我们堂堂尊敬的齐格勒博士,天使,竟然会做出如此下流的事,还是在没有任何诱惑的情况下,自愿做出来的。你还敢否认,你的内心里不是一条渴望肉棒的母狗吗!」视频底下一行行触目惊心的评论扎着她的眼。「母狗,精液小穴,婊子,下贱公厕」等等称号烙在她的心头上,她究竟是为了肉欲出卖尊严的性奴,还是救世救人的守护天使?

  面对莫伊拉的厉声质问与嘲讽,齐格勒的脑子很混乱。她不停辩解着,可她突然发觉一切的辩解都那么苍白无力,仿佛是在为了掩饰自己淫荡的内心。她掩面痛哭着,猎空恼羞成怒想给她报仇,但黑爪二人在哈哈狂笑声中消失不见,仿佛从来没出现过。现场又恢复了平静。

  回去的路上,sombra有些不解:「为什么不真的发布视频,而要我做一个虚假的画面欺骗她们呢,真的画面不是更有震撼力吗?」莫伊拉笑着摆了摆手,她意味深长的说道:「媚影守望计划,在于攻其心智也。任何外部的侵蚀摧残,都比不上内部的腐朽堕落。」

  「如果真的发了视频,疯狂的舆论会将她摧毁。那时,她也就不再是天使了,只是红灯区随处可见的妓女。这也不是我的初衷。她的美丽高贵,应该是建立在保有自我的基础上的。而且真的发布了,守望先锋说不定会用尽全力对我们进行清剿,你知道守望先锋已经快完了,不必和垂死的狮子冒险。」「所以我不能冒险,即使抓到了她,我也只是用了一点强效催乳药,药效过了也没有后遗症。这之后的一切,其实都是她自己的选择。看来我的判断没有错,攻心为上。现在给她最后一锤,敲定她内心的犹豫,让她自己认同这个身份。况且我…………没什么」

  莫伊拉本来还想说她发现了天使身上掌握着复活的科技。但她知道,一旦上报给了总部,总部会不遗余力的抓捕齐格勒,等研究出她身上的科技,齐格勒也成了没用的棋子,到时候只怕是性命不保。

  无论是出于对旧同事的关怀,还是出于她个人对齐格勒的欣赏。她最终决定将这个重要的情报隐瞒下来。看着黑影手里播放的齐格勒性爱视频,她的一颦一笑,她的曼妙身姿,她的温柔慈祥,莫伊拉突然觉得,她有点爱上齐格勒了…………

  齐格勒呆坐在原地,她的脑子很混乱,她想来想去,她想起了教堂的那一夜,那场篝火晚会,民众脸上洋溢的幸福的笑,众人嘴里哼的开心的曲。是啊,只要得到民众的爱戴,只要得到大伙的尊敬,即使自己袒胸露乳,即使自己浑身精液,那她也是幸福的,是为了救人的事业奉献的。身体只是外在的躯壳,思想才能决定品格的高贵,她悟到了:不管怎样,我就是我,就让我继续扮演「性爱天使」吧!

  媚影守望计划,起初是想通过媚药控制、身体改造,摧毁目标的心智,任人操控。黑百合就是计划的雏形产物,只不过她的心神被摧残的太严重,新生后已经变得冷血无情。黑爪的高层要的是一名有情有欲的间谍,于是派莫伊拉参加了此计划。可是生化改造的下场就是很多实验体都活不久,统统身体扭曲而死。于是,莫伊拉想出了一套药物为辅,攻心为主的改造手段,实验对象,就是天使齐格勒!

  黑爪基地内,莫伊拉正在写一份绝密档案:……目标心智坚定,无法操纵拉拢,实验宣告失败,清除目标一切资料。

  ……已经找到新的实验对象,将由吾之助手吴耀全权管理,对象名字:莉娜。

  奥克斯顿。

  写完后,她又打开了一份加密的私人记事本,记录下:「复活」的秘密已经发现,媚影守望计划全面暂停,全力研究「复活」科技!


  黑爪的专机上,黑百合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:「莫伊拉,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,什么叫目标无法操纵,导致实验失败。你最好给高层一个交代,否则你知道你会是什么下场!」

  莫伊拉淡然的回应道:「放心吧,我不会干出傻事。这是我综合评估后的打算,天使不适合用药物强行改造,我们不能强迫她,得让她自己慢慢作出改变。

  高层想要一个短期就能培养的媚影间谍,但是她不一样,需要时间慢慢渗透。」「为了弥补我的失职,我已经招募到一个新的助手,从改造的情况看,他很成功。就让他代替我成为媚影计划的负责人,新的实验对象也已经找到,高层不是想要一个合格的媚影间谍吗?就从她下手好了。」黑爪的秘密基地,一排男性被安排在十多个休眠舱里,他们每个人身上连接着无数的导管,控制台前的工作人员监视着仪器上的每项数据,前面的每台休眠舱上都出现了红色的警告字样。「又一个实验体失败了,这已经是第十一个失败的样本了。今天又来了一个,看看他能不能成。」休眠舱打开了,吴耀从里面走了出来,他全身赤裸。他记得在进入休眠舱前,研究人员给他注射了各种针剂,他的身体一下变得很热,感觉全身的肌肉都流动了起来,这种剧烈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最后他昏了过去。醒来后,他看向四周,其他的休眠舱上都冒出红色的警告字样,只有他成功挺了过来。

  他走过去看其他的休眠舱,里面的实验体都死了,而且死相极惨,有的身体变异全身肿大,有的骨骼弯曲扭成一团。看得他不禁一阵后怕,他摸了摸自己身子,浑身完好,甚至还比之前健壮了一些。尤其是他的下体,变得又粗又长,就跟欧美片里的黑人一样大,这还是没有勃起的长度,要是硬起来,不知道有多雄伟。

  「这就是黑爪的改造吗,强化了自己的身体和性能力。他们想要我做什么?」吴耀心中问道。实验室的门被打开了,研究主管的声音响起:「恭喜你,实验体AE86-11 ,或者我应该叫你吴耀。你已经通过了媚影计划的强化改造,现在将对你做心理评估,确保你对黑爪忠心不二。

  吴耀是一名华人,来英国留学。学习的是生物医学专业,他的梦想是成为医学博士,开发出新型药品,收获巨额的专利费,过上富足的日子。但是在晋升研究生的时候,和他一起面试的是一个英国本地人,最终导师放弃了他这个华人,选择了另一个学生,他只记得那个学生叫切斯特。

  失去了升学的机会,吴耀也没了留在英国的资本。凭他半吊子的学历,在英国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他只能去餐厅洗盘子去酒店当服务生打打零工。但是那个时代,智械的出现完美代替人类做这些简单的工作,所以他渐渐混不下去了。

  就在那时,反智械组织接纳了他,他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,很快混上了高层,一直坐到二把手的位置。但他的野心远不止于此,他想要的是荣华富贵,美女成群的奢华生活。可是这些反智械组织都给不了他。他待在那里,每天就蜷缩在伦敦的下水道里,过着过街老鼠般的生活,不仅没名声,性命也没保障。

  现在,他遇到了机会。黑爪和守望先锋两大组织都参与到了国王行动中,在他眼里没有正邪,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就是好的。他早已做好了准备,机会一旦出现,他可以不惜一切跳槽到更大的组织去。吴耀把他的生平给研究主管说个了遍,主管见他如此坦诚,认为这是个可塑之才,把媚影守望的计划给他详细说了一遍。

  吴耀很意外,来到黑爪的晋升之路比他想的顺利很多。计划的负责人莫伊拉亲自见了他,在几项测试过后,他被安排做莫伊拉的助手,实际上也就是计划的副指挥了。仅仅几天的时间,他完成了别人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的事。虽然他的测试成绩和表现确实突出,但是他的进步速度实在太快了些。

  这一天,他手里拿着一份资料,上面是有关猎空的全部档案。甚至包括她的家庭住址,她的女朋友emily 的事也记录在上面。莫伊拉很满意这份资料,她肯定的点点头:「没想到你不仅在医学领域见解颇深,情报搜集能力也是一流。看来你这几年能在反智械组织里当上二把手不是没有道理的。」「你的药物改良意见我试过了,确实很有用,以往我的配方过于偏激,导致实验体特别容易死亡,加入了你的新配方后,果然存活率提高了许多。怎么样,你打算如何媚惑改造对象?」吴耀恭敬的说道:「请放心,我已想出一套方案,我先从目标的女朋友emily 下手,然后再……最后……保证把她调教成一只听话的母狗。」

  「非常好。那我就期待你的表现了,这段时间我有些累了,计划的事暂由你全权负责,不必询问我的意见,大胆发挥你的实力吧,年轻人!」国王行动的危机终于解决了,守望先锋又一次出色的完成了任务。所有人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。可是在齐格勒心里还有很多疑云:黑爪走后,她反复查看了互联网,没有任何关于「ZERO」的视频和评论,仿佛之前的影像都是虚假的,那黑爪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?以及伦敦市依然游走在地下的反智械组织。这次的胜利换来的是不是短暂的和平,危机的余烬是否还会重燃?

  队员们在商议着各自的打算。莱因哈特大笑着说道:「我老啦,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任务了。任务结束后我打算回到我的故乡艾兴瓦尔德静养一段时间。对了,托比昂,你的女儿布里吉塔也在那儿吧。很久没有见过她了,我这个小侄女还是当年那个从小就欺负男生的女汉子吗?哈哈哈,真是虎父无犬女啊。」猎空则打算回家看看,她给女友Emily 发了她们胜利的照片,Emily 表示等急了,让她快点回家。

  齐格勒突然想起了什么事,她从包里拿出一个东西,去到了卫生间。她拿起手中的粉色内裤,脱下了她的裤子,换上了这条内裤,这条内裤上还沾有白色的东西。穿好后,齐格勒对着自己的屁股,拍下了一张自拍,发送给了某人。

  教堂里,切斯特当上了这里的临时负责人,负责管理这里的难民生活,日子一片欣欣向荣。教堂里又新来了许多人,人群中,一个小伙正在和新朋友谈着天,他吹嘘到自己曾经收到过天使送的原味内裤,众人都表示不信。接着他的手机突然收到一条信息,那是天使趴在卫生间的一张露臀自拍,洁白的大腿间是一条粉色的内裤,中间沾满了白色的东西。他立即兴奋地拿给众人看,引来了一片惊呼声。

  齐格勒上完厕所,三人都看着她。她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呢?「我只是个医生,偶尔创造奇迹而已。哪里需要我,我就到哪里去吧。」她笑着回答道,伦敦的危机已经解除,可是仍有数千难民流离失所,或许她还要回到伦敦,继续安抚剩下的难民吧。

  就这样,回到基地报告了任务情况,行动小队在基地休养了几天,期间齐格勒彻查了她的身体,治疗原液的本质上就是加速了她身体的代谢水平,长期存在身体里会让她一直保持兴奋状态,提取出这种血清,她的身体又恢复了正常。她把这种血清储存到了女武神作战服里,在战斗时注射微量的血清,就能提高她的恢复水平。就连乳房的膨胀,也只是受到了催乳剂的影响,注射中和液后胸部也恢复了正常大小。

  休息过后,齐格勒和猎空又踏上了回伦敦的飞机,这次没有任务,所以她们是乘坐普通的民航客机。机场里,天使和猎空即将分别,她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

  猎空恋恋不舍的说:「安吉拉姐姐,这次任务多谢有你。不知何时才能与你继续共事,愿你今后一切都好!」

  「没事的,莉娜。快回去看你的emily 吧,她一定等你等急了。我会一直记住你的,相信自己,你是一名英雄!」齐格勒指了指肩上守望先锋的LOGO,给她敬了一个礼。猎空也回敬了一个礼。机场的人流熙熙攘攘,二人目送着对方,直到对方消失在人海里。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凡人之躯 下一篇:乃与红颜度春秋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